新生兒若是早產,或出現嚴重黃疸、肺炎、呼吸困難等危險,就會被送進新生兒無陪護病房。這種地方按規定家長是進不去的,那麼,面對剛從媽媽肚子里鑽出來,還沒來得及睜眼看世界就住進保溫箱的弱小生命,醫生們是如何拯救他們的呢?沒有媽媽陪護的孩子是怎樣度過危險期,怎樣生活的呢?帶著眾多新生兒家長的這些問題,近日,記者走進市婦幼保健院新生兒無陪護病區,親歷了醫護人員用精湛的醫術、母親般的愛和溫情,精心呵護小生命擺脫病痛、逐漸強壯,重新回到媽媽懷抱的過程。無陪病區清潔無污染市婦幼保健院新生兒無陪護病區,收治的新生兒體質都非常脆弱,稍有個風吹草動,如被細菌、病毒感染,都可能危及生命。整個病區都是無菌化操作,為避免將細菌、病毒帶入病區,除了醫護人員,一般情況下,包括家長在內的其他人員禁止進入該病區。因為採訪,記者被要求在除塵間,換上了隔離防護服、防護鞋、戴上隔離帽,全副武裝好後才能進入病區。該病區有三個分室,即 NICU (新生兒重症監護室)、早產兒病室、普通新生兒病室(出生28天內的)。走進 NICU, 一個環境寬敞、整潔的大房間,十餘個嬰兒保溫箱不時傳出稚嫩的啼哭聲。護士長董靜說,她們每天都要用空氣消毒機對各病室進行早、晚各一次,每次兩小時的消毒。再看這保溫箱,是一個小推車般的架子上面架著一個像有機玻璃製做的透明箱。透明箱長147釐米、寬114釐米、高66釐米。箱體上有好幾個門,有可以掀開一側的門,是護士把孩子抱出抱進時用的;也有若干個小門,便於護士們伸手進去護理操作。箱體配有溫度、濕度監測儀,電子秤,並有多個探頭,多處插口、凹槽,用於外接呼吸機、心電監護儀等醫療救治設備。保溫箱擺放也有講究,每個箱體有3平方米的擺放空間,且箱與箱之間有1米的間隔,以保證互不干擾和影響。記者看到,每個箱里都有一個小嬰兒,有的扎著液體、有的戴著眼罩……即便如此,躺在鳥巢般的棉被裡,小家伙們大多酣睡著,個別調皮地睜開眼睛環顧四周,還會蹬蹬腳,踢踢腿,很是安然愜意,全然沒有離開媽媽懷抱的不安。董靜告訴記者,護士們會用十字棉被疊成一個鳥巢般的窩,孩子們躺在裡面,就像在媽媽子宮裡那樣,四周都有保護,非常安全舒適。保溫箱里像母體環境據瞭解,一個妊娠周期為280天、計40周,未滿37周出生的嬰兒被稱為早產兒。一般情況下,足月正常胎兒體重為2500克至4000克,體重低於2500克的為低體重兒,低於1500克的為極低體重兒,低於1000克的為超低體重兒。住進 NICU 的嬰兒,大多是極低或超低體重的早產兒,或患肺透、呼吸困難等疾病。人體發育需要一個最適合的環境溫度,也稱適中溫度。在這個環境溫度中,人體新陳代謝率處於最理想狀態。此時,人體消耗量最少,舒適感最合適。一般來說,新生兒的適中溫度因體重及胎齡大小而異,有一個標準的範圍值。在出生頭24小時內,正常新生兒的這一溫度為32℃至33℃,而早產兒則需要33℃至36℃。出生4天至7天后,正常新生兒的這個溫度為31℃至32℃,而早產兒需要32℃至34℃。胎齡、體重越小的新生兒所需的這個溫度越高。“這些孩子體質太虛弱,易感染各種疾病,不能適應外界環境,尤其是早產兒因先天發育不足體重偏低或極低,其體溫調節中樞發育不成熟,在一般的室內環境容易受不良因素的影響,可能會影響到其發育成長甚至生存。”新生兒科副主任薛萍說,因此,這個保溫箱就需要模擬母親子宮的環境,要有適宜的溫度和濕度(胎兒在子宮內周圍有羊水),使早產兒能夠在舒適的環境內成長。據瞭解,保溫箱是通電使用,可調控溫度,箱體外接心電監護儀等多種儀器,能實時監測孩子心率、呼吸、血液氧飽和等體徵。使用前,一般要預熱至32℃併在箱體濕化器水箱中加入滅菌蒸餾水,然後根據嬰兒的體重、胎齡及各項生命體徵,由護士人工操作,將保溫箱調節至適宜的溫度和濕度。胎齡、體重越小的孩子,溫度、濕度要求越高,如懷孕31周出生的極低體重早產兒,溫度要達到35℃至36℃、房屋買賣濕度要達到80%至90%。吃喝拉撒護士全包辦有一個保溫箱開著紫外線燈,裡面的嬰兒戴著黑色的眼罩。護士長董靜說:“這個嬰兒黃疸嚴重,需要定時用紫外線燈照,為了避免紫外線傷及孩子視力,所以就得用罩子護住他的眼睛。”董靜指著另一個保溫箱里的“袖珍”嬰兒說:“這個孩子早產兩個多月,出生體重僅有1.5公斤。一開始他都不會吃,我們就用鼻飼喂養,將灌有奶液的管子從鼻孔插入,進入胃道,將奶液註入胃里,就這樣逐漸刺激他的消化功能,一點點地喂,現在他自己會吃了,體重達到1.6公斤了。”保溫箱里的小家伙都帶著尿片,護士們會持續關註哪個尿了、拉了,觀察並測算排泄物的質和量,並詳細記錄相關數據。護士們還會為他們擦洗小屁屁,換上乾凈的尿片。這個病區里還有一間專供早產兒的洗澡房,對於體徵平穩、病情允許的孩子,護士會在這裡定期給他們洗澡、撫觸。喂奶用藥精細到毫克普通早產兒病室里,武玲梅大夫正在查房。她告訴記者,這個病室的孩子大多住過 NICU, 渡過危險期,情況好轉後才轉到這裡,不過還是要獃在保溫箱里。“無陪護病區的醫護人員都必須有愛心和極強的責任心,工作要求相當精細。因為這些新生兒的身體狀況隨時都會有波動,稍有疏忽,就可能出現無法輓回的危險。”醫生每天要根據新生兒的出生日齡、體重、排泄情況、身體狀況等,計算他們所需要涉入的熱量,從而有針對性地制定出每個孩子的喂養和治療方案,包括每天涉入奶量的次數和濃度,靜脈營養液量等。數據的計算要求非常精細、準確,一般劑量要精確到毫升、毫克。喂養和治療方案,也要根據新生兒身體變化隨時調整。一般間隔3小時,喂一次奶,每天喂8次,如果孩子消化快了,喂養方案就要略做調整,每2小時喂一次,但每次喂奶量就會有所減少。病危棄嬰搶救獲重生普通新生兒病室,有兩個看似足月大的嬰兒,香甜地睡在保溫箱。醫生薛萍說,這倆嬰兒在這裡獃了三個月了,都是被遺棄的女嬰。由110民警送來時,一個1.1公斤,另一個只有0.8公斤,之前科里曾收治過五個棄嬰,所以這倆嬰兒被醫護人員稱為“小六”、“小七”。起初兩個孩子面色蒼白,四肢冰冷,呼吸微弱。經診斷倆孩子因出生體重極低,各組織器官結構及功能發育不成熟,極易發生各種併發症,生命危在旦夕,她倆曾處於休克狀態,醫護人員對其進行了一系列搶救,出現呼吸衰竭時,需要上呼吸機,護士將專用氣管從孩子嘴裡插入,整個操作過程要極其精細,動作稍有不慎都可能損傷孩子臟器,危及生命;出了貧血癥狀,必須通過輸液,少量多次補充血紅蛋白;出現病毒細菌感染,馬上要進行特殊抗生素藥物治療……起初,孩子太小不會吃,就要通過鼻飼的辦法一點一點地喂奶,有時喂奶的孩子出現嘔吐、肚子脹等現象,又得改用靜脈註射給養。像這樣的早產兒,一般都很難存活。然而通過高質量的醫治,兩個小家伙經歷了呼吸關、感染關、喂養關等一道道生死關,奇跡般頑強地活了下來。患兒痊愈職業顯神聖如今,隨著社會發展、環境變化,高齡產婦增多,孕期高血壓、糖尿病、甲狀腺等疾病的發病率很高,造成很多問題新生兒。薛萍說:“隨著助產技術和搶救水平的提高,很多以往根本無法成活的胎兒,如今都能生產並存活下來,這就需要醫護人員付出很多艱辛和努力。”無陪護病區30多位醫護人員分三班倒,保證每個班上都有十多人在崗。醫生查房、下醫囑、搶救危重患兒……護士負責輸液、監測體徵、喂奶、換尿片、洗澡、定時向家屬反饋孩子情況……雖然大家各有分工,但是同樣的忙碌、操心。護士郝娟說:“每天一來上班,就是不停工作,記錄著每一個孩子的各項體徵。有時忙得連上廁所、喝口水的時間都沒有。”護士禹海燕說:“經常到飯點了,突然送來危重患兒,就得趕緊搶救,等孩子情況平穩了,也沒胃口了……”每一天,無陪護病區的醫護人員都在繁忙緊張、高強度、高壓力狀態下工作。薛萍坦言,每當看到患兒痊愈出院,或家長的一個微笑,聽到一句感謝,大家就會感到這份職業的神聖,再苦再累覺得也值了。本報記者 郝曉煒 文 牛晨陽 攝  (原標題:拯救危弱新生命)
創作者介紹

MEDICINE

ikuymjby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