醉酒後的老公,成了劉詩悅的人體畫板:肚皮上寫著“再來一瓶醉卧沙場君莫笑古來酒場幾人歸”當事人供圖這裡畫個狗鼻子、狗腳印,那裡畫個山羊胡、貓眼睛,順便再題詩兩句……這不是小朋友的塗鴉,而是80後劉詩悅趁著喝醉的老公睡熟後,在他臉上、身上完成的大作。老公答應懷寶寶前不喝酒,可他4月23日晚還是沒忍住喝醉酒了,這是妻子對他“愛的懲罰”。
   23日晚11時許,27歲的劉詩悅獨自在家等著外出應酬的老公張鵬回家。晚11時30分……11時45分……看著時間一點點過去,她心中的怒火也一點點燃燒。老公當晚7點多打來電話說晚上有飯局,之後,手機就無人接聽了。
   劉詩悅正盤算著等老公回來怎麼對付他,傳來開門聲。一進門,還沒等老婆發作,張鵬直接躺在床上準備睡覺。
   “咋回來這麼晚?”劉詩悅聞見老公身上一股酒氣,沒好氣地問。“……”“你去洗洗再睡!”看著老公已醉成一攤爛泥,劉詩悅推了推他說。
   “呼呼……”回應她的是呼嚕聲。
   畫了“狗鼻子”後,氣已消了一大半
   劉詩悅怒火中燒,但老公睡得很香。當時已接近24日凌晨零時,大聲吵鬧不僅擾民還會讓左鄰右舍笑話。她生了會悶氣,突然看見了床頭柜上的中性筆,隨手抓起來給老公畫了個狗鼻子。畫好後,看著老公滑稽的樣子,氣已消了一大半,隨之繼續“創作”。
   先給額頭上寫個“王”字,眼睛周圍畫上“長睫毛”,再來個“八撇胡”,下巴上的“山羊胡”也不能少。畫完臉,劉詩悅看老公一動不動,乖乖配合。便掀開被子,在張鵬的肚皮上畫了朵嬌艷的太陽花。“花朵、花莖、葉子,一樣都不能少。”劉詩悅邊畫邊自言自語。
   右半邊畫好了,左半邊空著也不好看。有了畫,再題首詩吧。劉詩悅不客氣地在老公的左半邊肚皮上寫下自己改編的兩句詩:“醉卧沙場君莫笑,古來酒場幾人歸”。中間留白處又寫下四個字:“再來一瓶!”
   看著自己的大作,她笑得合不攏嘴。一邊欣賞一邊在心裡贊自己“咋這麼有才!”因老公喝醉晚歸而生的氣早已飛到九霄雲外,她洗漱後也安心地睡了。
   老公酒醒後被自己的樣子逗樂,直呼“老婆太調皮”
   第二天清晨,張鵬酒醒後揉了揉眼睛問身旁的妻子:“幾點了?”劉詩悅一睜眼看到他的臉又是一通笑。“怎麼了?你笑什麼呢?”張鵬問,可劉詩悅卻笑得說不出話來。
   張鵬看著笑得前仰後合的妻子,似乎猜到了什麼,趕緊跑到梳妝臺前照鏡子。
   剛一看見鏡子里的自己,張鵬笑了。對著鏡子笑了好久,還捨不得洗,拍了張照留作紀念後才動手洗。邊洗邊笑:“你咋這麼有才呢,太調皮了!”
   張鵬與劉詩悅住在太乙路鐵一局家屬院,結婚快兩年了,打算要小孩。因此,張鵬已三四個月沒喝酒了。但23日晚跟朋友聚餐,一高興就沒忍住。喝完酒回家後什麼都不知道了。
   “其實,我回家前還擔心挨批,沒想到成她的畫板了……”昨日,張鵬笑著說。
   劉詩悅沒有告訴老公,她在大作完成後早已拍了照片,併在微信朋友圈“特別好友”可見的地方發了出去。朋友們點贊的點贊,鼓掌的鼓掌。除了異口同聲地誇她有才之外,還有朋友調侃:“你小心他睡醒起來打你!”
   “我第二天起來一看,評論太多了。一想這事兒鬧大了,自己也沒想到……”劉詩悅回憶起前天晚上的情景,又笑了起來。
   “劉詩悅的做法很不錯,這種游戲式解決問題的辦法,既能避免爭吵,還更能讓對方印象深刻。”情感心理作家蘇芩說,“其實,很多老公都不喜歡班主任式的太太,那種好為人師說教式的道理,反倒會讓老公產生逆反心理。相比之下,游戲類的解決方法更有效。”(為保護隱私,文中當事人姓名為化名)
   社區記者 李元元  (原標題:妻子趁醉酒丈夫熟睡在他身上寫詩畫畫)
創作者介紹

MEDICINE

ikuymjbye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